出发吧

懒人搞定旅行计划!

首页 > 行程 >

"伊朗·传说永不落幕"

head-bd
多少年前,看到屏幕上波斯波利斯的废墟、丝绸之路上的巴扎驿站,伊朗就有一股魔力吸引着我。因为工作耽搁,原定6月份的波斯之行一拖再拖,眼看就要进入严冬,最后日程定在10月底,没赶上斋月,没碰上阿苏拉日,也不会遇到德黑兰美国使馆前的反美大游行,但是季节perfect,机票不贵。

一年只有5天年假,但到伊朗也不是不可能。马什哈德、哈马丹、波斯湾里海沿岸这些地方可以直接略掉了,伊朗的主要几个著名城市比较集中,7天时间还是能一饱眼福。纸上把“德黑兰、伊斯法罕、亚兹德、设拉子”这个菱形排列组合画了几个线路方案,ok。

去程的航班:福州-北京,北京-德黑兰(经停乌鲁木齐)
DAY 1
2015.10.29,6个地点,亚兹德
晚上9点到的德黑兰,匆匆换了200美元现金(1:32000),有点发懵地清点完几百万元巨款,出门打车直奔南站换乘巴士。本来想到中央车站的,同航班的伊朗朋友也这么建议,但是司机说中央车站已经没有车了。

迷迷糊糊睡了一夜,东方的晨光慢慢照亮荒漠和土黄色的小镇。一小时后,我来到了亚兹德。

Silk Road Hotel - Oasis

Oasis是丝路旅馆的分支,庭院里抬头就能看到耸立的聚礼清真寺塔尖。

力量之屋

伊朗人热衷健身,这是亚兹德的Zurkhaneh,意思是力量之屋。这会儿没有人训练,但是从摆放着的各种传统木制器械,可以想象出热火朝天铿锵有力的场面。带我们的伊朗大姐这时指着墙上照片中的一位猛士:这是我的父亲!

亚历山大监狱

我们坐在Eskandar监狱里小歇片刻,这个地下的穹顶建筑有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亚历山大监狱,因为在哈菲兹的诗中被提及而闻名,有传闻这里是亚历山大大帝关押波斯战俘的场所,也有人说是波斯人准备关押亚历山大的牢房,不管怎么说,眼前的建筑被考证是后期建筑的,现在也看不出任何与亚历山大有关的痕迹,现今地牢的作用则是供游客驻足休息的茶歇室。

圣火庙 奥帖希喀代

亚兹德是琐罗亚斯德教的中心,在这个深处荒漠中的小城,古老的宗教躲过了阿拉伯和蒙古入侵者的破坏。琐罗亚斯德教火庙Ateshkadeh建在市中心,吃完“午饭”到这里时,已近黄昏,大厅蓝色的灯光渐渐在暮色中耀眼起来,门廊上刻着琐罗亚斯德教的圣人阿胡拉马兹达,庙里保存着公元400多年起,经过不断转移保存至今的圣火。

老城集市

夜色降临,我们在大街上闲逛,发现路边摆着为路人服务的临时茶摊,原来这会儿时值伊斯兰教的Muharram圣月,1日到10日什叶派穆斯林纪念在卡尔巴拉战役中殉难的伊玛目侯赛因,最后一天10日是阿苏拉日,也是伊玛目侯赛因的殉难日,活动将达到高潮。这段时间信众很多,所以路边增设了很多茶摊,我也喝了一杯。茶和伊朗人的生活密切相关,每人一天至少10杯以上,他们喝的基本是本地产的红茶,方糖必不可少。

水博物馆

一般
亚兹德有两大聚集古人智慧的城市建筑杰作,一是坎儿井,这在中东西亚到处都有,另一个就是著名的风塔,亚兹德是有名的风塔之城,到处都是风塔(BADGIRS),这是绿洲城市中伟大的降温设计,由于密度差,热风从高处的风口出去,经过地下坎儿井引来的水的凉爽空气代替被抽出的热风,让屋内持续凉爽,越富有的人家塔身越高,降温效果越好。
DAY 2
2015.10.30,6个地点,设拉子
波斯波利斯是我波斯之行的原动力,这座城代表了波斯文明最辉煌的时代,它的建成与毁灭伴随着波斯伟大的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兴衰。

阿契美尼德的遗迹大都散落在亚兹德到设拉子的途中,所以这是一条很顺的路线,避免了迂回。第二天早上准时出发,行程:亚兹德-帕萨尔加德-波斯帝陵-波斯波利斯-设拉子。

帕萨尔加德

在波斯波利斯之前,帕萨尔加德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首都,也是第一个首都。现在这里最重要的遗迹就是居鲁士大帝的陵墓。公元前六世纪,居鲁士大帝驰骋在中亚和西亚的广大地区,打败米底、吕底亚和巴比伦三大帝国,从爱琴海到印度河,从尼罗河到高加索,在短短的五十年间,除中国以外的所有文明古国,如埃及,巴比伦,腓尼基,巴勒斯坦,亚美尼亚和北印度等都被波斯征服,一手缔造了横垮亚、非、欧的波斯帝国。

波斯帝陵

我们在帕萨尔加德旁边的餐馆吃了午饭,饭后我们前往不远的波斯帝陵。这里排列着四位阿契美尼德时期帝王的陵墓,分别是薛西斯一世、大流士一世、阿塔薛西斯一世和大流士二世。这些陵墓风格和居鲁士大帝完全不同,后期的墓穴似乎都建在岩壁上,墓穴的上方都刻着拜火教神圣的阿胡拉马兹达。薛西斯一世的陵墓还在修缮中,他就是电影300勇士里那个被严重丑化的波斯帝王。

波斯波利斯

超赞
太阳已经西去,我们把黄昏前最美的两小时留给了波斯波利斯。顺着对称的石阶走上遗址,整个古城真正展现在眼前时,我不禁倒吸一口气,终于来到了。庞大的古城静静地坐落在山脚下,残存的废墟依然述说着昔日的辉煌。
波利斯polis是希腊语城邦的意思,波斯波利斯是古希腊侵略者们对这座波斯城邦的称呼,古波斯人对它的称呼是Pārśa。东面是Kuh-e Rahmet山,意思是仁慈之山。它从大流士时期开始建造,历经薛西斯一世和阿尔塔薛西斯一世,耗时70多年。最后在亚历山大大帝侵入时被付之一炬。整座城都建在一个10多米的石头高台上,应该也是为什么它没有完全被岁月和风沙淹没吧。

Golshan Traditional Hostel

夜幕落下,车沿着伊玛目礼萨大道,穿过设拉子北方的古兰门,进入这座沙漠中灯光点点的繁荣大都市。我们跟着住进了旅馆Golshan Traditional Hostel,后来发现这是极好的选择,一是这家旅馆没有在LP上出现,因此虽然便宜,但没有人满为患,二是就在主干道上,晚上就遇到阿苏拉日前的大规模宗教游行。

Ahmadi 广场

到了旅舍,我们刚安顿完,正在庭院休息,就传来远处街边阵阵的闷鼓声,好奇心驱使我们到外边街上探究竟,原来纪念伊玛目侯赛因的十日盛大游行就在身边上演!

游行队伍的终点是Ahmadi广场,信众在这里继续载歌载舞做着各类仪式。广场的核心是灯王之墓。

灯王之墓

超赞
灯王之墓安葬着什叶派第七伊玛目卡迪的两个儿子,室内贴满了小镜片,耀眼的灯光下,无数镜片反射出更绚烂的光芒,真有亮瞎眼的感觉,穆斯林或者跪地默念着经文,或者在棺木前瞻仰。
这个圣陵理论上非穆斯林不准入内,我不但进去参观了,居然还斗胆拍了两张,天哪!
DAY 3
2015.10.31,6个地点,设拉子 - 伊斯法罕
设拉子,诗的城市。

用了一整个白天游览,傍晚时分告别哈菲兹墓后,乘坐便宜舒适的豪华大巴夜车前往伊斯法罕,到站的时候夜空刚刚泛蓝。

粉红清真寺

一晚上的振聋发聩换来一夜好眠。第二天起床吃完饭先溜达到旅馆旁边的粉红清真寺。寺院建于100多年前的凯加王朝时期,本身没有太多的历史价值,但它的色彩斑斓和清晨的阳光完美结合,成了中国游客最青睐的摄影圣地。

波斯历史博物馆

设拉子的历史博物馆人迹稀少冷清,但这里的蜡像水平很高,述说着从非伊斯兰时期开始这个城市的前世今生。设拉子是伊朗伊斯兰味道比较淡薄的城市,因为这里有伊朗人引以为傲的属于自己的伟大古波斯文化,有自己的诗人,有自己的玫瑰。

卡里姆汗古城堡

这是桑德王朝卡里姆汗的城堡,城堡内和一般波斯庭院无二,长长的水池两边植满了柑橘树,陈列室里挂着波斯军队的老照片。工艺品室内有工匠在制作着波斯传统的精密手工艺品Khatam-Kari,这种艺术最早从中国传来,从萨法维王朝开始,长期地发展形成他们自己独特的工艺。
Khatam-Kari的制作过程和中东所有的手工艺品一样,复杂耗时,首先搭好一般是六边星形的木制框架,然后关键的来了,要把不同颜色的小细条截成一段段一毫米宽的小截面,在每个星形里用这个小截面往里面反复敲打,直至与边缘扁平契合。
不同材料的小细条用于不同的颜色,有黑檀木、柚木、橘木、蔷薇、黄铜、骆驼骨,甚至象牙、金、银等等贵重材料,全部做完在表面上外漆。Khatam-Kari一般会做成盒子或者装饰盘。

萨迪陵园

这座城市两大诗人的墓都在北边。萨迪和哈菲兹都是中世纪波斯诗坛代表人物,萨迪生活在13世纪,前半生因蒙古人的侵略四处漂泊颠沛流离,后半生回到家乡隐居创作,作品传到世界各地广为人知。

哈菲兹墓

如果说萨迪在西方更为出名,那么生活在14世纪的哈菲兹在波斯人的心目中就是绝对崇高了,据说设拉子再穷的人手中都会有两本书,一本是古兰经,一本是哈菲兹诗集。

哈菲兹墓是设拉子标志性的建筑,墓园内的建筑简洁朴实,四周种着花,墓亭在晚霞衬托下美极了。来墓园的人们站在石棺周围,伸出一只手放在石棺盖上触摸着诗文,低头默诵着哈菲兹的诗句,专注的眼神让我感动不已。我们在亭子周围徘徊许久,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满怀敬意瞻仰他们心中的诗坛偶像,感受这个古老民族对文化的尊重热爱。日落后,走出墓园,街边一群穆斯林正在俯地祷告,仿佛刚刚穿梭了时空回到现今的伊朗。

Totia Hotel

LP“Top Choice”旅舍,其实性价比一般
DAY 4
2015.11.01,6个地点,伊斯法罕
上午游览伊斯法罕最著名的几处古迹,下午没能抵挡住冷风,决定回旅店披件外套。路上到汇率不错的兑换点换了些钱,因为伊朗无法用ATM机取款,国内多准备了些美元现金带在身上,事实是,到最后全程只花了300多美元,交通、餐饮确实比较实惠。
穿完外套心理踏实多了,搭了公车到亚美尼亚人聚居区New Jolfa。

伊玛目广场

8点,大街上依然冷冷清清,穿着单薄的衬衫,有些瑟瑟发抖。冷风中胸前抱着双臂走进开阔的伊玛目广场,几个在广场边围着聊天吃早餐的女生招呼我加入,真是雪中送炭,吃了馕喝了热粥全身舒坦下来,原来这些美女们是伊斯法罕大学建筑系的女研究生,没课的时候到广场来露餐聊天享受生活,我们边吃边聊天,话题越来越多,其实不管什么宗教极权下的社会,普通平民百姓的思想情感都差不多,美女们给我看她们男朋友的照片,单身着的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生,还被拍录了一段她们强迫教我模仿的波斯语视频,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十有八九被调戏了。有时候她们的笑声实在太大了,简直要响彻整个广场,我甚至开始担心宗教警察会不会出现在身后,要知道不久前就在这座城市,几位浓妆艳抹的时尚女被极端分子泼硫酸毁了容。

谢赫劳夫清真寺

超赞
伊玛目广场的四周分别是阿巴斯大帝的六层寝宫、国王清真寺和谢赫洛特芙拉清真寺,宏伟的国王清真寺正在修缮中,无法窥其全貌,但谢赫洛特芙拉清真寺不愧是世上最美的清真寺,穹顶的花纹着实令人震撼,阳光在精致的马赛克上洒出美丽的彗尾,随着光线变化角度,难怪伊朗册LP以它作为封面。谢赫洛特芙拉是当时著名的什叶派大毛拉,也是阿巴斯大帝的岳父,清真寺以他冠名。这座清真寺和国王清真寺不同,它仅供皇室使用,所以少了宣礼塔和庭院。

大巴扎

伊玛目广场往北就是伊斯法罕的大巴扎,这是中东最古老最庞大的巴扎,要知道Bazaar这个词最早就来自波斯语。大巴扎在伊斯兰风格的拱形穹顶建筑群中,错综复杂的古老长廊边摆放着眼花缭乱的商品,除了现代的日用品,这里的波斯地毯、玻璃金属器皿、陶瓷手工艺品等等等等足以满足我对中东神秘世界的幻想,成百上千年前,这里作为东西方丝绸之路交汇的桥梁,流通着来自远方国度的奇珍异宝,把文化传到各地,如今它依然繁华,只是更多地成为伊朗当地人的百货商店和对外手工艺品贸易的窗口。嗯,巴扎里还藏着一家羊杂大饼店,作为午餐量足味美又便宜!

聚礼清真寺

超赞
聚礼清真寺最叹为观止的部分在南北伊万后的祷告厅和穹顶大厅,南北两头分别是Nezam al-Molk Dome和Taj al-Molk Dome,它们是这里最古老的建筑,在大火中幸存,庭院和四个伊万都是后期修建的,Nezam al-Molk和Taj al-Molk这两人都是塞尔柱时期重要的官员,Nezam al-Molk Dome先修建完毕,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砖造穹顶结构,一直到300多年后布鲁内莱斯基的圣母百花大教堂才被超过,而后Taj al-Molk作为Nezam al-Molk的竞争对手和继位者,随后修建了虽小但最为精美的Taj al-Molk Dome,这个穹顶在几何学上无可挑剔,达到完美的黄金分割比例,900年来历经多次地震都没有遭到丝毫损坏。

伊斯法罕亚美尼亚教堂

St. Joseph of Arimathea Church建成于1664年,建筑师们精妙地融合了亚美尼亚、欧洲和波斯三种建筑风格,穹顶和墙壁上是当时著名画家的油画作品,镶着金箔闪闪发光,有趣的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欣赏如此金碧辉煌的基督教堂壁画,是在一个极权伊斯兰教国家!

亚美尼亚博物馆

亚美尼亚人的博物馆当然少不了上个世纪初土耳其人对其大屠杀的介绍,展台的视频画面播放着亚美尼亚人100年前的悲惨遭遇,催人泪下。边上还有一些著名的亚美尼亚人画像和雕塑,其中就有Yeprem Khan,20世纪初亚美尼亚革命和波斯立宪革命的重要人物。波斯立宪革命的时间和清朝差不多,后来在俄国军队干涉下以失败告终。
DAY 5
2015.11.02,3个地点,伊斯法罕 - 卡尚
伊斯法罕的第二天上午,临时打算花半天时间去Na'in转转再回来,晚上出发去下一个目的地卡尚。在负责伊斯法罕周边城镇中短途交通的Jay客运站,又临时决定先去途中的Toudeshk-Cho逛逛,因为这个小镇更小,更朴素。

晚上搭车去卡尚店路途并不顺利,由于不顺路,在距离卡尚大约七八公里的公路上就不得不下车,饥肠辘辘走了很久才终于打到了一辆出租车,最后花费的时间和车费都超过了直接坐大巴。

Toudeshk-Cho 小镇

我刚在村口下车就碰到了开着古董车的旅舍老板Jalali,在他的客栈我借了辆自行车在村里闲逛。在伊斯法罕,有人提醒我你如果去沙漠要多穿点衣服,很冷的,我没太放在心上,心想大中午的沙漠不会冷到哪里吧。现在发现果然是得披件外套,阳光被这两天飘来的云层遮住,几乎空无一人的村里吹着四周大漠上的冷风。

这是个只有400人的小村,也许是大中午看不到人,宁静的街道上,除了风,只能听见自行车链条声和轮胎在沙石地上的摩擦声,身边是古老的泥坯墙、木头门和一根根勉强代表现代文明的水泥电杆,在移动的,只有蓝天里大片随风飘移的云层,和自行车上的我。

纳因小镇

告别Jalali,到主干道搭了辆客运大巴,很快就到了50公里外的Na'in,这是伊斯法罕到亚兹德之间的交通重镇,著名的羊毛地毯产地。

这里的聚礼清真寺属于伊朗最古老的清真寺,建于9世纪,是阿拉伯人入侵后首先建立的四个清真寺之一,和伊斯法罕的聚礼清真寺同一年代,建筑风格和后期的塞尔柱装饰风格都很相似。

在小镇的老城区闲逛,很多建筑已成废墟,居住的人不多,偶尔才会一两个大妈慢悠悠地走着,还有两个小孩放手骑着车呼啸而过,不知道这些土坯建筑已经存在了多少个世纪,经历了多少磨难和重建,还有那座依然雄伟的堡垒,是战争还是大自然的风雨让它变成今天残破的样子呢。

Ehsan 旅馆

这是家著名的旅行客栈,典型的波斯庭院里,水池映着月光和淡黄的廊灯,两侧的坐席铺着羊毛毯,上面是藤蔓遮盖,随着湿度增加,沙漠吹来的凉风已不那么干燥,在这里享受美味的晚餐也算是对旅途辛苦的补偿。

旅馆的空间被利用到极致,我的床位被安排在一个深邃的洞穴中,只能猫着腰进去,稍不留神抬头就会碰到顶,还好这个一米高的过道并不长,否则爬进去可能是更合适的方式。这个拱形的空间被厚实的土墙包围,不可思议地摆下三张床,好在除了睡觉也不需要在这里做什么其他的事情,我的床位在中间,可能是这家旅馆最后的铺位了,三张床的间距仅够站脚,真担心睡在身边的家伙抬起头会碰到低矮的拱顶。但这个拱洞竟有个意外的好处,当夜气温骤降,这里却能始终保持温暖,不至于被冻醒。
DAY 6
2015.11.03,7个地点,卡尚 - 库姆 - 德黑兰
这一天的行程比较长,白天游览过卡尚后,下午赶在日落前去库姆游览著名的圣陵园,结束后又一次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赶路,拼车前往最后一站德黑兰。

塔巴塔巴依宅院

城区里的传统建筑是卡尚赖以闻名之处。这些传统住宅的主人大多是凯加王朝的富商巨贾,把一百多年前的面貌留到了今天。这些庭院像城里的一座座城堡,彰显大商人家族的财富和权势。

和城堡的“凸”不同的是,波斯庭院更像“凹”,内庭平面展开,住宅区、会客区、仆人区巧妙地互相连接穿插。庭院内,灰泥墙面上无不雕刻着细腻的花纹,彩色玻璃让日光在室内恢复了靓丽的光谱。

艾哈迈德苏丹浴室

上层人物们另一个享受的去处是豪华的公共土耳其浴室,也是不同功能区域各有分工,更衣、烘干、热水、桑拿、甚至有专门的放血室,洗一堂规范的澡,得走完一套复杂的流程。

这座艾哈迈德苏丹浴室建于16世纪,地震中损毁后在凯加王朝时期翻新,屋顶则是浴室更独特的风景,像来到了外星球,每个穹顶用许多凸透镜采光,既能利用到足够的光线,又能确保浴室内的隐私。

卡尚聚礼清真寺

卡尚的这座Agha Bozorg清真寺是城区中心最精美的清真寺,独具特色的是,它的庭院中间是下沉的,构成错落有致的两层结构。

Sialk 考古挖掘点

这座小丘本身是一座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ziggurat神庙,也就是苏美尔人的金字塔神庙,有伊朗学者宣称它可能比美索不达米亚的还早。周边的墓穴中发现了更早的公元前5500–6000年的定居点和大量人类活动遗迹,包括陶窑、金属熔炉,数不清的陶器和金属工具。最早开始挖掘这个遗迹的是20年代的法国考古学家Roman Ghirshman,大部分珍贵文物已经被卢浮宫收藏,其他一些著名博物馆也有藏品。

费恩花园

费恩花园Fin Garden,位于长长的路的尽头,孤独地处在卡尚的最西南角,有趣的是,fin在西班牙语里正好是尽头的意思。

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9座波斯花园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继设拉子的天堂花园和帕萨尔加德的一片古老废墟,这是我拜访的第三座。

费恩花园建于萨法维王朝,凯加王朝的法塔赫·阿里·沙阿对它重新扩建,作为皇室狩猎行宫。法塔赫·阿里被人记住的是两次发动对俄战争,丢了几乎整个高加索地区。这里还发生过悲惨的故事,凯加王朝重臣Amir Kabir在这遇害。Amir Kabir出身平民,以过人的才干和正值谋得高位,整顿朝纲,惩治贪腐,深得民心,甚至迎娶了国王的妹妹,但最后被政敌打败,发配到费恩花园,最后被暗杀在花园一侧的土耳其浴室。

在四周干燥的环境中,费恩花园却满是松石绿的渠水和郁郁葱葱的柏树。在园里遇到来中国学过汉语的赛义德先生,他从德黑兰带着一家子在费恩花园游玩,用汉语给我介绍,源源不断的喷泉是缘于附近山上的泉水,通过开凿的水渠引入海拔较低的花园,使得水池底部的入水口能始终保持水压,萨伊德拿出两枚硬币让我往水池中间半米直径的黑洞投去,我果然没能投进,黑洞周围密密麻麻铺满了被泉水冲开的硬币。

法蒂玛·马苏玛圣陵园

库姆位于德黑兰和卡尚之间,它是伊朗最小的省库姆省的省会,穿过这个省,只需两个小时车程,但它是伊朗什叶派十二伊玛目仅次于马什哈德的第二大圣城,原因是第八伊玛目阿里·礼萨的妹妹法蒂玛于公元816年死在这里,葬于库姆河南岸。从萨法维王朝时期,这里成为什叶派的中心、神学的圣地,法蒂玛的圣陵吸引八方各地虔诚的穆斯林前来朝拜,对于短期游客来说,这座圣陵是库姆当仁不让的不二首选。

很幸运没有错过日照下的圣陵。

Hotel Naderi

超赞
曾经在巴列维王朝奢华过,但已衰败了的廉价旅馆,但进了大厅我就没后悔自己的选择,这里没有网络,没有空调,房间窗外是吵闹的街道,但处处流露着对往昔的自豪,整洁的高挑大厅,铺着地毯的大理石楼梯,走廊墙上挂着许多20世纪初的老照片,房间将近4米高,古董的老衣柜,宽大的铁床,卫生间里的是不知多少年前锈迹斑斑的铁喷头,太完美了,它的价格却是德黑兰市区几乎能找到的最便宜的。
DAY 7
2015.11.04,4个地点,德黑兰
经历过两次德黑兰的夜晚,走上大街,第一次见到白天的德黑兰,遗憾的是蒙蒙的阴雨天无法望见北边白雪皑皑的厄尔布士山。

傍晚从珠宝博物馆出来,乘坐地铁匆匆瞄了一眼十大坑爹景点的自由塔后前往机场。德黑兰的国际机场没有固定班车,只能乘坐出租车。这也是伊朗目前封闭的标志,因为普通老百姓没有出国的需求。

伊朗国家博物馆

先去饭店不远的伊朗国家博物馆,这是一块占地面积巨大的博物馆建筑群,国家博物馆坐落在靠马路的边上,展品从远古人类到人类史前文明再一直到萨珊王朝(伊斯兰文明在另一个博物馆,这天没开放),很多展品是从我一路走来的波斯波利斯等遗迹运来的,在这里等于重逢,颇有感触。

萨德阿巴德王宫

乘地铁最北边山脚下的萨德阿巴德宫,它是巴列维王室的夏宫,依山而建,大树参天,凉爽宜人,零零散散的建筑点缀在不同的区域,买票也是要分开买的,先买一张总门票,然后勾选你想参观的建筑,额外加价。

要参观所有的建筑一天几乎不可能,我选了几个艺术馆和皇家寝宫。寝宫主要是白宫和绿宫,绿宫修建在前,从恺加王朝末期开始修建,白宫是礼萨·巴列维的主要寝宫,陈列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奇珍异宝,你说这些极尽奢华的宫邸是巴列维王朝腐败的表现也好,是繁荣的象征也好,一场翻天覆地轰轰烈烈的变革过后,物是人非,这些皇家住宅成了游人们的参观度假地。

美国大使馆

前往珠宝博物馆之前顺道膜拜了下著名的美国使馆,因为《逃离德黑兰》已扬名四海,传闻拍照可能有人阻止,不过我没遇到什么障碍,3天之后就是11月4日,德黑兰人质事件的纪念日,届时这个前美国使馆门口会有一年一度大规模的反美游行。

国家珠宝博物馆

寻找珠宝博物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它隐藏在伊朗国家银行的地下,外观没有任何标示,一周只开放4天,每天只开放下午两个半小时,需要经过最严格的搜身,不能拍摄任何照片。
馆藏最举世无双的珍品是182克拉的光明之海钻石,是世界最大已琢磨的粉钻,更为著名的是摆在门口的孔雀王座,莫卧尔帝国的国宝,纯金打造,镶嵌各种炫目的宝石。
在这个戒备森严的昏暗地下室,四处的珍宝如耀眼的满天繁星,每一个照亮你眼睛的光点都能让你锦衣玉食,每个游客的双眼都映射着这些光点,享受着近在咫尺的欲望。

经验

伊朗的长途巴士豪华实惠,装备近乎飞机头等舱座位的VIP大巴六七百公里还不到50块人民币,甚至发了一大堆零食。

我买了一瓶水上车,才发现车上的铁皮箱里有无数的免费矿泉水,不过伊朗人不会随意取用,我身边的乘客到铁箱里拿了一瓶使用过的水,往自己的一次性水杯倒了些,再盖好放回去。

伊朗人也非常淳朴热情,我和朋友都曾享受到过问路时直接被对方送到目的地的待遇。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加载更多赞...

(33)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head

评论

复制此行程?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温馨提示:登录即代表同意《用户服务协议》《隐私政策》
 

注册账户

登录
《出发吧使用协议》
忘记密码?
微信公众号:出发吧-旅行计划
时时为您推荐高品质旅行路线

iOS / Android 下载

iOS专业版下载

专业版下载 >